全國英語等級考試報名系統入口http://pets.neea.edu.cn/

更新:2019-10-23 14:01:30 來源:思而學教育網 www.pzacqd.icu

一、全國英語等級考試報名系統入口

全國英語等級考試報名系統入口如下:

blob.png

http://pets.neea.edu.cn/

二、全國英語等級考試報名系統入口相關新聞推薦

為了今年12月舉行的MSE考試(劍橋英語通用五級)PET級(第二級),北京市西城區復興路小學四年級學生家長李銳(化名)早早定好鬧鐘,守在電腦旁,只待報名通道開放。

然而,事情卻沒有如他所愿,“幾秒鐘時間,我還沒打開網頁,北京考點的報名資格就搶光了。很快,河北、山東等周邊省份的也空了,我趕快往東北找,總算在遼寧師范大學考點報上了名。”李銳這才如釋重負。

遼寧師范大學地處大連,距離北京超過800公里,山高水遠,但是李銳還是覺得值,“考試重要,全當帶孩子自由行了。”

劍橋英語通用五級考試分為KET(第一級)、PET(第二級)、FCE(第三級)、CAE(第四級)、CPE(第五級),針對不同年齡階段孩子,考察他們聽說讀寫等方面的能力,是一種英語資格認證系統。

近年來,這種考試越來越熱,甚至在一線城市成為中小學生的“標配”。從2016年至今,報名人數逐年翻倍。據悉,2016年當年,全國約2萬人報考,而短短4年,就已突破15萬人。全國的36個考點“不堪重負”,思而學教育網總編輯陳志文撰文指出,這是目前全國最難搶的考試機會,沒有之一。

一些家長向記者反映,MSE考試更是催生了黃牛代搶的生意,原本400多元的報名費被炒到3000元至5000元不等。

這項考試為何這么熱?李銳的一句話道出了端倪:“免試就近入學后,孩子們怎樣才能有區分度呢?PET拿‘優秀’就是保證。”

“閃光的一筆”

2020年,KET、PET考試將全面改版,到那時,難度可能會進一步加大。于是,2019年報考的學生尤其多,尤其扎堆。

“不學習怎么辦呢?身心無處安放。”李銳表示,他的愛人是高校教師,他是一家國企中層,當年他們努力求學,通過高考改變命運,如今他們孩子的命運也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李銳復盤了自己孩子的英語求學軌跡:“不到4歲開始接觸英語,閱讀了大量英語繪本,入學后英語班報兩個,一個普通班,一個PET班。”

為什么報考PET考試?李銳給出這樣的答案:“劍橋通用五級考試相對比較專業,在很多國家都會承認,還被納入英國的英語學習大綱。考這個證書,在一定程度上,能說明我們的英語能力和水平。至于KET考試,我們小學三年級就考過了,現在四年級考PET,爭取一次過。”

記者發現,在PET考試說明中,有這樣一句話,“詞匯量達到1500個”。如果對標中小學的英語教學大綱,這是初中三年級畢業才要求達到的水平,而今,一線城市的有些孩子,在小學階段就已經輕松超越了。

北京市西城區的另一位小學一年級孩子家長劉蕓(化名),給孩子報考了12月份的KET考試。她很幸運,搶到了北京的考點。

對劉蕓來說,最難的是孩子需要默寫英語單詞,“我們的英語閱讀量一直很大,但是爸爸不舍得逼孩子默寫單詞,因為需要一遍遍改錯,這個過程太虐心了。這次我們打算先試試水,一般小學三年級過KET是比較正常的速度,四年級過PET”。

KET、PET考試分為優秀、合格等四檔,一些家長會為此一考再考,只為取得“優秀”。

為什么如此多的學生家長會選擇這個考試?是跟風嗎?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培訓班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由于近幾年不斷下發學生減負、治理整頓競賽杯賽等相關內容的文件,之前不少知名的學科競賽被教育部門相繼叫停,市面上能考的證書變少了。“究其根源就是服務于孩子小升初擇校,或者初中后的學校摸底。”

每年3、4月,在北京市海淀區一些優質中學的學校開放日上,會有簡歷接收的環節,如果孩子的簡歷豐富,在5月會收到復試通知。一位海淀區的學生家長說:“大部分家長還是希望孩子能去好學校,考PET是孩子學習生涯中比較閃光的一筆”。

“實力的象征”

“這是一種實力的象征。”李銳告訴記者,他會給親友的孩子推薦這項考試。這種說法得到湖北省襄陽市第五中學英語特級教師劉靜的佐證:“目前在小學生中間,KET考試特別火爆,主要是家長希望給孩子的英語水平一個官方評價和認可。”

除了劍橋英語通用五級考試,市面上還有這類“實力的象征”嗎?

答案是有。盡管各種杯賽競賽被叫停,但是還有一些國內外的考試可供選擇。比如一些家長仍會給孩子報考“SSAT”,這是美國中學入學資格考試。如果SSAT考出好成績,是孩子英語及多方面綜合能力“強”的象征。

還有一些學生會報考“21世紀英語演講大會”“學而思杯”等,這些活動其實是培訓機構組織的技能展示。

學校的考試沒有了,和升學掛鉤的杯賽叫停了,但只要有擇校的需求,總有能找到的考試。這些考試成績加在一起,構成了所謂孩子的綜合實力。更有一些家長認為,通過這些考試檢測的學習成果“更有效”,一次次考試下來,能讓孩子的求學路更平順。

更巧妙的是,由于這些考試不和教學大綱對標,自成一套體系,因此每一次治理整頓,都和他們“關系不大”。但令人深思的是,這“1500單詞量”讓小學三四年級的孩子完成,算不算提前學呢?

優加青少年英語教學主管趙露思告訴記者:“這個不算早,因為語言和其他學科不同。KET考試其實和小學閱讀水平沒有多少差異。對孩子來說,掌握1500個單詞是認知詞匯,而不是應用詞匯。可能他閱讀量很大,認識了1500個單詞,但是真正能熟練應用的,可能只有50個。這個考試,其實是提升你的語言應用能力,不再單純停留在認識單詞程度,而是變得可以應用它,對孩子來說,是幫助他們打牢地基。”

劉靜詳解了MSE的考試形式:“MSE主要考查以下三大類,閱讀和寫作,占考試總分的50%,聽力大概30分鐘,占考試總分的25%,口語大概8~10分鐘,占考試總分的25%。此項考試由教育部考試中心引進,考試本身的立意和導向是好的。”

然而,對大多數學生來說,什么樣的英語學習路徑是正確的?長期執教中學英語科,劉靜這樣說:“我們現在更提倡的是一種終身學習,是一種自然的生態的一個學習氛圍和環境。尤其是語言學習,更是一種潛移默化,潤物細無聲的過程。”

但更重要的是,“遵循規律”,劉靜說,“要在了解孩子的興趣、身心發展水平的基礎上,全面衡量自己孩子的綜合能力和水平。如果孩子有這方面的興趣,而考試所需要的課程、培訓和詞匯量,在孩子的能力范圍之內,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但如果盲目拔高,就會成為一種負擔,可能就會讓孩子產生厭學心態,適得其反”。

不對標大綱是否不算“超前學”

培訓班組織國外正規資格考試,且不和教學大綱對標,是否就不算超前學?如何正確看待這些考試呢?

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民辦教育研究所所長董圣足認為,這顯然是違規的。他拿出一些文件加以佐證——

《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實施方案(2018—2022年)》提出:“持續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……堅決糾正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學科類培訓出現的超綱超前教學、提前教學、強化應試等不良行為。”

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》突出強調,“嚴肅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紀律,堅決禁止中小學校與校外培訓機構聯合招生,堅決查處將校外培訓機構培訓結果與中小學校招生入學掛鉤的行為,并依法追究有關學校、校外培訓機構和相關人員責任。”

《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》進一步明確提出,“嚴禁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以各類競賽證書、學科競賽成績或考級證明等作為招生依據。”

“如前所述,開展任何針對在校中小學生的校外培訓活動,都必須‘先證后照’,事先取得行政許可。否則,就是違法違規行為。盡管PET培訓從形式上講,可能不是嚴格的學科類培訓,但其屬于學科(英語)延伸類內容無疑。如果在某個時間節點上所開展的詞匯量教學(培訓),明顯超越同一年齡段(學段)在校生英語學科的教學進度(難度),那么也可以認定為是一種變相的違規培訓行為,有關部門應當加以規范、整頓、治理。同時,如果有培訓機構與全日制學校之間進行單項或雙向勾連,將PET測試成績,與中小學校招生入學掛鉤,那么這就直接違反了相關文件精神,一旦被查實,有關學校、校外培訓機構和相關人員將會被依法追究責任。”董圣足說。

如何正確看待這類考試?劉靜說:“考試對學生的能力有所拔高,可能正是家長們在意的原因。但是我覺得,出現一些跟風、加重負擔的情況原因很多,不能片面地認為就是考試本身造成的。”

董圣足期待,規范校外輔導機構的改革需要進一步深化,教育資源需要進一步均衡,課后三點半的問題需要進一步得到解決,學校對于家庭教育開展需要進一步指導,“傳遞正面教育的聲音,緩解社會焦慮。總之,多管齊下,讓孩子的童年更美好。”

百度经验下班赚钱